主页 > E生活馆 >军人可以是民主守护者吗? >

军人可以是民主守护者吗?

作者:   发布于2020-06-18

埃及军方日前发动政变,将不得人心的总统穆西(MohamedMorsi)给逼下台,并宣布很快就会举办选举。穆西的行事一直有争议,他是穆巴拉克(MuhammadḤusnīSayyidMubārak)被推翻后的首位民选总统,但因为穆斯林兄弟会(MuslimBrotherhood)的基本教义派背景争议,以及执政成绩其差无比,最终遭到五路民众和军队合力推翻。军方介入此事,当然算是政变的一种。问题是军方逼走穆西后,将权力交给埃及最高宪法法院,并承诺会很快还权于民,是否也意味着埃及军方其实自诩为「民主守护者」?

军人可以是民主守护者吗?

衡诸历史,军人介入政治、发动政变常有耳闻,这种自诩为「民主守护者」方式的政变,其实也为数不少,穆西的前任穆巴拉克之所以辞职,也与军队的背叛有关。常被外国人和台湾搞混的泰国也有类似经验,2006年,泰国军方趁着当时总理塔克辛(ThaksinShinawatra)出席联合国活动时逮捕政府官员,宣布接管政权,解散塔克辛的爱泰党(PhakThaiRakThai),接着公投新宪、随即办理大选。

不过隔年的大选中,亲塔克辛的人民力量党(People』sPowerParty)还是取得了多数,让军方白忙一场。反塔克信的势力再度集结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动用宪法法庭解释,判决亲塔克信的「人民力量党」在选举中作弊,总理宋猜(SomchaiWongsawat)被勒令下台、五年不得参政,才勉强完成了军方想要的那种政党轮替。那阵子泰国一下黄衫军上街、一下红衫军上街,两股势力纠缠不休,有被耽误过旅游行程的台湾人应该不会太陌生。

但军方的确是没事找事,亲塔克辛的政党在2011年的大选中又改名为泰党(PueaThaiParty),再一次在选举中赢回政权,他妹妹盈拉(YingluckShinawatra)成为新总理。总想以「民主守护者」自诩的泰国军方看见民意势不可挡,只能摸摸鼻子,表示自己将严守中立。

泰国附近的缅甸则有另外一种军事政变的例子,1947年,缅甸军方发动政变,「暂时」接掌政权,一口气就「暂时」到1990年。该年因于国际压力而办理的选举中,反对党领袖翁山苏姬(AungSanSuuKyi)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(NationalLeagueforDemocracyofBurma)获得胜利,但军方拒绝承认选举结果,并软禁翁山苏姬。直到去年,缅甸军政府才对民主化稍有软化迹象,办理了部分席次的国会选举,翁山苏姬也成为国会议员,终于获得出国的自由,但缅甸的民主化确实还路遥遥。有看过以她为主题拍摄的电影「以爱之名」(TheLady)者,应该都略知这段历史。

军队确实在许多新兴民主国家的民主历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,在这些国家中,军队除了是武力的垄断者外,也代表了某种特定的精英政治力量。军事领袖受过教育、对政治参与有期待,而新兴民主国家在独立之初,也必须倚仗军方的力量以支持其脆弱的主权,这些因素都导致军人有介入政治的机会,当政治陷入混乱、或者军方不喜欢的异议政党上台时,军人的支持与否,就成为政权是否稳定的关键力量。

从这里就可以看出,在某些国家,政变的军队对于促进民主巩固确实有一些正向效果,但在另一些国家却不是。泰国的例子是军队在内的整个保守势力对塔克辛力量的反扑,只是最后白忙一场;而缅甸拒绝承认选举结果的例子,则意味军方反悔了「民主守护者」的承诺,因为他们不喜欢翁山苏姬。

这正是军人介入政治之所以危险的原因,因为垄断武力的他们,大多数很难抗拒权力的诱惑,当或不当「民主守护者」,取决地不是制度,而是枪桿子持有者良心的一念之间。独裁者也可能是好皇帝,只是遇到的机率不太高,这正是民主之所以被期待、被需要的原因,因为民主是依赖制度而维繫、并非依赖良心而维繫。

前几天,台湾民主基金会以「民主制度的守护者」之名,邀请了军人出身的前行政院长郝柏村发表演讲;他当年「台湾前途不能由台湾决定」这类《郝语录》大绝言犹在耳,当然免不了遭到现场观众的抗议。一如预料,抗议一定会被说没风度,而郝柏村的演讲,当然也一如想像,通篇和民主价值一点关係也没有。会后讨论中,他的同党兄弟王建煊还大言不惭的说台湾民主化之后空转十几年,言下之意是威权比较好。

其实郝柏村或者王建煊这类人,只是威权时代的独裁者鹰犬,这些人心中只有中国民族主义和退休俸,当年他们对自己任务的期待中,只有威权秩序的维繫,岂有「民主守护者」的想像?现在这些人回过头来争夺民主的诠释权,谈什幺「没有戒严就没有民主」,居然还有人为文吹捧,邀之讲演,台湾之精神错乱,莫此为甚。

军人可以是民主守护者吗?

这些为独裁者张目的鹰犬,只不过是独裁者的看门狗,和埃及、泰国或者缅甸那种具有能动性,只是可能有点堕落的军队相比还差得远。倒是主办活动的「台湾民主基金会」,近几年因为被这类独裁者鹰犬的一丘之貉所掌握,老是办一些名不副实的纪念威权活动,应该使之求仁得仁,正名为「台湾威权纪念基金会」,以后办这类粉饰威权的活动,自由派要抗议也就师出无名了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奥博国际在线|科技生活第一|个人免费发布信息|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宝格娱乐平台代理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国际手机版下载